想甩脂肪的猫

啊,想爬墙斑带斑~
一个没有人催没有人评论就永远有理由不更新的透明作者。
以及最近一年要准备考研,更新大概是周更。希望自己能一次成功,マダフsama,给予我力量吧!

b站拯救世界(老年组)17

战国xx年起,每次千手宇智波大战的前一晚,他们都会被一种名为b站视频的梦魇所笼罩。
千手:宇智波天团?战场玫瑰?六道仙人倒霉催的大儿砸?汪汪汪?
宇智波:忍界之神?最快♂的男人?老祖宗偏心的小儿砸?喵喵喵?
注意:没读过原著,只读过同人!!
occ预警!!!逻辑小白!!!
缘更!
后期有阴阳遁生子(主要在番外),不喜勿入啊!
谢谢  @羽蓝ky 大大的b站梗!
——————
『当然,历史上的柱帝在终结谷之战后不到三年就病逝,』

宇智波&千手:对哦,(千手)族长在斑爷死后(诈死?)只活了不到三年,不过这样或许还会对他好一点呢。

『但是根据知情人漩涡xx的资料提供的《柱间日记》显示,在这不到三年的最后时间里柱帝的日记里却的的确确过了十五年。』

众人:马萨卡?

『所以目前专家的推测是柱帝后期的精神已经到了错乱的地步,他在人生中的最后两年多里给自己编织了一个十五年的美梦。』

宇智波&千手:真的是一个美梦啊(ಥ_ಥ)!

『在这个梦里,他的挚友只是简单地离开了一次村子,他还是那个等他回来的柱间。』
『而不是火影初代目千手柱间。』

宇智波&千手:不要再说了(ಥ_ಥ)!

『直到身体隐患彻底爆发,他再也无法欺骗自己,才终于撒手人寰。』
『“扉间,不要伤心啊,我去见板间、瓦间他们了啊。”』
『“斑斑那个急性子等了这么久,回头又该打我了哈哈……”』
『一代伟人,开创了一国一村制的忍者之神,千手柱间就这样笑着离开了这个他深爱又深深伤害了他的人间。』

千手&宇智波:…麻蛋没想到还有一把刀!
真疼!

千手扉间:阿尼甲……

『而据宇智波带土回忆,此时的斑爷为了避开柱帝可能的追踪躲在一个偏僻的山洞里养伤。因为使用伊邪纳岐的副作用,正躺在里面几乎整日整日的昏迷。』

宇智波:我就知道(ಥ_ಥ)!
千手:呜呜呜居然又是错过!

族长柱间和族长斑之间的吻变得凶狠起来,柱间紧紧地反扣住对方。

『等到斑爷终于能在白绝的照顾下下床出去打听时,他听到了柱帝病危的消息。』
『不可置信的斑爷拖着病体狂奔向木叶村的方向,却只来得及见了柱帝最后一面。』

千手:…麻蛋又哭成了狗!
一些宇智波的写轮眼已经开始流血了。

族长柱间和族长斑的手开始往下移。

『失去了柱帝的斑爷失去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羁绊,从此一条路走到黑,潜心数年施展月之眼计划。』

他们好像找到斑爷黑化到底的源头了,果然是柱帝吗?!

宇智波&千手为柱斑之前的错过感到世事无常的悲伤。并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守护族长们之间可歌可泣的爱情。

田岛粑粑&佛间粑粑:儿砸啊……哎?儿砸呢?

千手·佛间粑粑的儿砸·柱间此刻正压在宇智波·田岛粑粑的儿砸·斑身上拼命地汲取他嘴巴里蜜液。
两人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热情又疯狂。
宇智波·田岛粑粑的儿砸·斑顺手就把须佐能乎头部的防御加厚。
透明度MIN!
然后凶猛地反应过去。

像两只互相撕咬的野兽,用鲜血和原始的欲确定彼此的存在。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柱帝对斑爷的感情还是很真挚的,他只是明白得太晚。』

明白得太晚的千手柱间正在和他的“挚友”(爱人)打得♂火热。

『而且,其实没明白得柱帝也已经展现了惊人的行动力——不要以为只有斑爷给柱帝跳了舞,柱帝也跳了——只不过斑爷直接开着写轮眼记录了下来——他曾经炫耀地向他选定实施月之眼的后辈宇智波带土先生播放了一小段——宇智波带土先生又给他的好基友六代目旗木卡卡西先生播放了一小段——六代目旗木卡卡西先生为了补足财政赤字,直接把这段视频卖给了最火爆的直播台b站——也就是我接下来要给你们放的。』

好了,这个过程你不用给我们详细转述了。
他们先不吐槽为什么斑爷的合作后辈宇智波带土会和六代目火影是好基友,也不吐槽这个旗木卡卡西居然拿出卖自家初代目的跳舞视频来补足财政赤字【话说那时候的村子财政赤字是多么狠啊 (╯°Д°)╯︵ ┻━┻】,就单说你们这对互相跳舞的狗男男都秀成这样了怎么还不结婚啊 (╯°Д°)╯︵ ┻━┻!!!
去你妈的“挚友”,去你妈的“天启”!

田岛粑粑和佛间粑粑觉得要给自己儿砸补补语文。
天下有情人终成挚友什么的太可怕了!

天碍震星了解一下?

“呵,挚友?”族长斑放开对方,用右手推开身上人的胸膛,任由两人唇瓣里的银丝慢慢拉长,流下暧昧的水痕。
“嘛,斑斑不要取笑我了!”族长柱间像一只大金毛一样一直试图在主人身上磨磨蹭蹭,“我也只称呼过你'挚友'啊,”另一只爪子扯烂了对方包裹得严严实实连下巴都遮住的深色团扇族服,“其他人都是朋友啊!”
“哼,别动,”族长斑勉强承认对方顺毛技能还可以,“好好躺着,我来!”

『(Don't worry 'bout, don't worry 'bout me)
There's no need for you,
(To worry 'bout me)』

这是那个千手柱间?
有着两根蟑螂须的(千手)族长?

看着族长斑居高临下地坐在自己身上,脸上沾满情欲和羞涩的脸庞,族长柱间只觉得肾上腺素不断提升。
族长斑看着面前难耐的男人,脑海里回响着激情的音乐,感觉身上想点了一把火,只想把身下人的身上烙满属于自己的印记!
这是他的,他的!
谁也不准看!

『Baby,
(Don't worry 'bout me)
It ain't what you think,
(You still got me)
So don't worry,
(Don't worry 'bout, don't worry 'bout me)』

这脸,这腿,这身段,是平时那个被战甲层层包裹的千手柱间?
宇智波&千手不得不承认,斑爷选了一套足够贴身和性感的衣服,真没看出来(千手)族长身材居然是一级棒!
不愧是从小打到大的对手啊!
对方身体的每一处要害,每一根曲线,都了解得明明白白,要不根本订不了这么贴身合尺寸的衣服吧?

桥豆麻袋!呸呸呸,突然不能直视对手这个词了怎么办_(:_」∠)_!

田岛粑粑和佛间粑粑看着那个套着蓝色须佐的巨大木人,再看看那个跳得骚里骚气的千手柱间,突然不想知道那两人在干嘛。

“斑斑,其实你可以……慢点。”都流血了!
“你是看不起我吗?哈西拉马!”

『Even though it seems,
(You're losing me)
And things,
(Ain't what they used to be)
Baby,
(I ain't gonna leave)
Don't worry,
(Don't worry 'bout, don't worry 'bout me)
There's no need to
Worry 'bout what
I do when I'm away.
(Don't worry 'bout a damn thing)』

沉迷美色的宇智波&千手:麻蛋这个柱帝腿真长!

按道理说柱帝的这个舞要比斑爷之前的刚多了,但是柱帝的衣服太贴身了,身材秀得太好了,跳得也太……性感了!

兴奋的千手&宇智波只觉得口干舌燥。
真够劲!

佛间粑粑:他觉得他的儿砸不可能这么帅(gay里gay气)!
田岛粑粑:斑这个崽子,眼光不错!

族长斑完全性|奋起来了,
这两条大长腿,是他的!

『(Don't worry 'bout a damn thing)
Don't worry 'bout what I do in my time,
(Don't worry 'bout a damn thing)
Don't worry 'bout how I do when I put it down,
(Don't worry 'bout a damn thing)
(Don't worry 'bout a damn thing)
Trust in my everything's gonna be alright,
Gonna work it out, be home tonight.』

千手已经完全从前半夜的悲伤中恢复过来并彻底high起来了!
千手:呦呦呦!族长跳得漂亮!

宇智波:…男色误人!
【不过千手族长的脸有这么帅吗难道还没长成吗?】

田岛粑粑&佛间粑粑:…莫名松了一口气【老年人有点受不了这种衣服】。

族长斑和族长柱间正在木人头顶沉迷搬砖不可自拔。

『斑爷只愿意给我们这么多,所以只有半首歌。』

宇智波:咳咳,当然自己的美人只能自己看!

『不过就凭这一分多钟的视频,六代目火影卖出了1000000两的价格!这1000000两给木叶财政来了一记掌仙术,让木叶顺利度过了木叶80年的冬天。』

众人:马萨卡?1000000两????!!!!!

极度缺钱的千手扉间&宇智波泉奈:天凉了,让阿尼甲(千手死木头)跳个舞吧(☆_☆)!

佛间粑粑&田岛粑粑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时代了。
后世的钱,都这么好赚吗?(bu)

正在上下浮动的族长斑停顿了一下,纠结地看了大狗柱间一眼,觉得财政什么的,还是交给卑劣的千手扉间好了。
并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bu)的族长柱间:???
斑斑身体里好软啊(////▽////)
————
咦,发现漏了一点,补上(^_^)!

最近打黄打非,不准开车,造吗?

评论(49)

热度(229)

  1. 心有点疼想甩脂肪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想甩脂肪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