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甩脂肪的猫

啊,想爬墙斑带斑~
一个没有人催没有人评论就永远有理由不更新的透明作者。
以及最近一年要准备考研,更新大概是周更。希望自己能一次成功,マダフsama,给予我力量吧!

b站拯救世界(老年组)16

战国xx年起,每次千手宇智波大战的前一晚,他们都会被一种名为b站视频的梦魇所笼罩。
千手:宇智波天团?战场玫瑰?六道仙人倒霉催的大儿砸?汪汪汪?
宇智波:忍界之神?最快♂的男人?老祖宗偏心的小儿砸?喵喵喵?
注意:没读过原著,只读过同人!!
occ预警!!!逻辑小白!!!
缘更!
后期有阴阳遁生子(主要在番外),不喜勿入啊!
谢谢  @羽蓝ky 大大的b站梗!
——————
『嘛,既然讲到了千手扉间这个无趣的男人,我们今天也顺便讲讲那个号称在战国是宇智波唯一对手的千手一族吧。』

摔!讲个千手一族就这么不愿意吗?顺便讲讲?

宇智波佩服地听着这个一句话拉满千手仇恨值的男音继续叨叨,感觉神清气爽。

他们已经可以想象隔壁千手的反应了,一定,十分有趣O(∩_∩)O。

千手们也的确是要炸了,这个男音一开始就明显嫌弃他们聪明奸诈上能管天下能管地出门还能管门面(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的二当家,现在还敢嫌弃他们好爽大方热情好客的千手一族?!!

麻蛋给脸不要脸,以后招老师的时候绝对不能招这种!

肤浅的颜狗!!!

『虽然我承认自己是个耿直的颜狗,但我并没有嫌弃千手一族的意思,』

哈,知道怕了吧!

听着男音好像心虚的解释,众千手依然感到非常不爽。

『因为事实上由于年代的久远,以及战乱的破坏,战国百族中很多忍族的史料都是残缺不全的。如果不是因为宇智波一族实在太能搞事长得又太漂亮,他们也会是被历史掩埋的众多忍族之一。』

宇智波:…谢谢夸奖?

千手:几句话得罪两个忍界豪族你这个老师也是很棒棒哒!

『千手一族这个出了忍者之神千手柱间和禁术大佬千手扉间的大族,按理说也应该是非常能搞事的。然而在千手和宇智波联手建村木叶后不到60年,这个忍村的创始家族就只剩下了千手柱间的孙女千手纲手一人。』

『她还曾经一度患过非常严重的恐血症,别说上战场杀人,甚至连充当一名坐镇后方的医疗忍者都很艰难。』

木叶建村后不到60年?

按理说千手柱间这一代人还没死绝的吧?怎么会就只剩下千手纲手一人?!!!!
而且什么叫充当医疗忍者都很艰难,恐血症?身为一个忍者,身为忍界豪族千手一族的忍者,身为忍者之神千手柱间的孙女,千手纲手居然不敢杀人????!
虽然知道他们应该对千手纲手这个最后的千手抱有理解和爱护之情,但生活在战火之中的众千手终究是意难平!
一个忍者,如果连刀都拿不起来了,还叫什么忍者???
恐血症?多么奢侈的病症,那一向是无病呻吟的贵族和软弱无力的平民的专属!!!
它应该和忍者这个群体,彻底隔缘!

第一次面临血淋淋历史的千手就算之前做了再多的心里准备,面对建村后不到60年就消亡的事实也是无法接受!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对千手纲手的曾经感到如此不甘,说到底有些迁怒。

这时候的族长柱间终究是一个成年人了,他不会也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肆无忌惮地哭泣,宣泄自己的恐慌和不满。相反,他得想办法安抚族人的这些情绪。

初具忍者之神风采的族长柱间用他宽厚的眼神扫视每一个人,缓慢而有力地重复提醒到,

“这,不是我们的未来。”

是啊,这不是我们的未来!
他们是来吸取经验的,而不是来伤春悲秋的。他们正在做的,就是努力避免这种未来!

千手扉间给情绪最为激动身体又不好的老人奉上一杯热茶后,也不得不感叹,

“阿尼甲……”终于可靠起来了!

感受到千手族地里遥遥传来的安抚性的木遁查克拉,族长斑知道了他的挚友又放了那个改良版的花树界降临——只是这一次的花粉不是毒粉麻醉粉,而是一种具有安神作用的药粉。
他还记得当初族长柱间发明这个忍术的时候多么兴奋——忍术已经不再是杀人的代名词!

“呵,真不愧是柱间啊!”
感受到族长身上镇定气场的宇智波也收起了那一点点兔死狐悲的伤感。

笑话!身为宇智波的对手,千手怎么可能连这道坎都过不了?!

『木叶8年,忍者之神千手柱间因为两年前和宇智波斑大战后留下的病根彻底爆发离逝,紧接着匆匆继任二代目的千手扉间于第一次忍界大战中为了掩护其弟子猿飞日斩、秋道取风、宇智波镜等徒弟六人撤退被云隐的金角银角所杀后,千手一族在木叶高层中就处于了劣势。第二次和第三次忍界大战生生耗死了除了千手纲手以外所有的千手,很难说和这种政治上的劣势没有关系。』

木叶8年,忍者之神千手柱间去世?
很好,看来是村后论的胜利。

第一次忍界大战,千手扉间去世?
很好,至少他掩护了徒弟,虽然里面有一个宇智波。

【此刻所有宇智波都不由得看向了宇智波火核。
这家伙前几天还在到处炫耀他媳妇儿宇智波音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取名叫宇智波镜。】

第二次忍界大战和第三次忍界大战耗死了所有千手?不管老少,不管男女??!!
只留下了千手纲手一个人?
是面子上看着好看吧?!!!

“轰!”×2

最先爆发的是身为千手族长的千手柱间和身为的宇智波族长宇智波斑。
参天的须佐能乎和高大威严的木人同时拔地而起,但这次不是为了相对,而是为了同一件事情所愤怒!

那些人怎么敢?他们怎么敢?怎么敢如此逼迫给他们建立忍村的千手一族!
他们对得起柱间吗?对得起那个阴险狡诈殚精竭虑(?)的千手扉间吗?!

族长斑简直要气极反笑,他的挚友,他唯一认定的对手,这世间最伟大的英雄千手柱间死后居然被这群现在看起来比蚂蚱还不如的蝼蚁欺负成这个样子?!!
战场玫瑰斑爷简直想现在就让那群数典忘祖的老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但是比起动不动就开高达的族长斑,族长柱间的实力显然更引人注目。

这个平时总是乐呵呵的老实人的查克拉威压直接肆无忌惮地压制住了整片南贺川流域,震慑得连躲在窝里的猛兽都伏在地上瑟瑟发抖,连风都扬不起来。
唯有千手和宇智波的族人幸免于难,没有感到一点难受。
千手柱间,这个被称为忍者之神的男人,第一次向世人如此直接地显示他那可怕得让人绝望的查克拉和精准的控制力。

忍者们多道宇智波斑的凶狠,却忘记了和他打的不相上下的千手柱间的恐怖。
这一下子震慑,倒是吓住了不少蠢蠢欲动想要探查的探子和不入流的小家族忍者。

然而此刻所有的宇智波和千手却意识到了另一种可怕——政治上的黑暗斗争。

它能不知不觉地窃取整个家族的营养乃至根本,只剩下一个空看起来华丽的外壳。

所有人都深刻地认识到了学习政治技能的重要性,宇智波决定回头就在学堂里增加政治素养课。千手决定回头就……开一下识字课_(:_」∠)_。

『不过这一切都和我们要讲的没什么关系。毕竟我要讲的是娱乐文化史,而不是政治史。』

宇智波&千手:……麻蛋!就知道这声音不靠谱!
原来他们一直听得都不是什么正经历史。
跪求政治史啊混蛋!

『提到千手我们就不得不先说忍者之神千手柱间。』
『我知道有很多小朋友说千手柱间有渣男嫌疑,对不起斑爷。但是,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春野女孩刚刚向本校提供了一则视频,讲述的就是千手柱间对他的“挚友”、“天启”到底抱有什么样的一种感情。』

田岛粑粑&佛间粑粑: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名字就叫做【柱斑】黏着系男子15年的纠缠不休。』

黏着系男子?指的千手柱间吗?想到平时这个男人对自家(宇智波)族长的德行,不得不说形容得很形象。

『提醒一句:请自行准备好纸巾,此视频曾经看哭了上万女性。』

女忍者们:马萨卡?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五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回信还是没有来』

宇智波:这是告白了吧?绝对是告白了吧?
千手: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想不到族长还挺有文采的?

不过,这是对谁的告白?为什么对方15年来都没有回信?

联想到之前男音提到的“挚友”、“天启”,所有人隐隐有了猜测。

族长柱间心不知道为啥怦怦直跳:将来的我这是喜欢上谁了?
族长斑的血气也不知道为啥一个劲地上涌:将来的柱间喜欢上谁了?
敢15年都不回信?

『第一年我很冲动疯狂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

虽然总是被周围的人阻碍

但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放弃呢』

这是已经成了初代目的千手柱间?
那按理说,他应该已经和漩涡水户结婚了,儿砸都有了。
他想给谁告白写信呢?
后面阻拦的是千手扉间吧?躲在草丛里写情书?千手柱间到底是要写给谁才会被他弟这么拦?

千手们现在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些年来能被二当家这么拦得从来只有……
那个“挚友”啊!
敏感的宇智波已经想到了什么,一双双兔子眼沉默地看向他们坐在高达上的族长。

族长斑:是我?不是我?是我?不是我?是我的话怎么会不回信?不是我的话又是谁?

为什么身为好友的他从来没见柱间提起过?

微妙的嫉妒和酸涩、淡淡的窃喜和浓浓的心疼冲击着族长斑身为宇智波那颗敏感的内心。

族长柱间的心跳在持续加快。
因为能让他这么做的人,柱间脑子里只浮现出一个名字——

马达拉。

『第二年我也是很冲动疯狂

被敌人用起爆符袭击也没有发现

衣服从下面烧了起来

等回过神来全身的衣服也只剩下帽子了』

噗哈哈!为什么很悲伤的曲调他们却抑制不住笑?!

千手&宇智波:咳咳,自家(千手)族长身材还不错。

只是,千手柱间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忍者之神哎!谁袭击你会察觉不到?居然被烧得只剩下帽子才察觉,
哈哈你骗谁呢?
虽然假笑之下所有人都明白,千手柱间不会为了这种事欺骗任何人。

能让他这么放在心上的,从来只有一个
宇智波斑。

『第三年我写诗已经写得很熟练了

已经都快要达到文学的领域

扉间已经对我弃疗了

我的私人信筒一下子爆满了』

所有人的心尖都开始不由自主得泛酸,却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千手扉间真的好可怜啊怪不得少白头(bu)!
哈哈千手柱间你个老大粗还有写诗的天赋,这情诗一定写了,写了……很多遍吧!

麻蛋为什么想哭啊,麻蛋那个家伙怎么还不回信啊,老大粗千手柱间都写诗写得这么好了啊,麻蛋这才第三年啊,后面还有12年那!

麻蛋,他(她)好像有点看不下去了啊……

族长斑开着高达走向族长柱间的木人。
他已经看到那个笨蛋流泪了。

『第四年我无意中投稿如杂志

却发展成五大国问题

诗集出版已经拍板定案

于是村子的旅游系点上升了五百个百分点』

出现了出现了!那个背影,就是宇智波斑!
完全没有出人意料的感觉呢,
能让忍者之神千手柱间这么“辛苦”的也只有忍界修罗宇智波斑了吧。

哈哈火影写情诗出版诗集真的可以发展成五大国问题呢,看不出千手柱间还有这种天赋呢,虽然完全不懂什么叫旅游业个百分点。
但是都发展成五大国问题了哎,千手柱间那个笨手笨脚原来根本都不识字的千手都会写情诗写到出诗集了哎,那可是天天沉浸在诗歌绯句里的贵族的专利哎!

宇智波斑,你怎么还不回信啊!

千手:现在看来渣男的明明是那个忍界修罗吧呜呜呜!
族长还要写十一年情诗呢!
宇智波:他们好像知道为什么族长没有回信了,但是这样的话就……
他们宁愿是族长渣一点啊!
这个可能太虐了喂!

族长斑已经抱住了族长柱间。
族长柱间:“斑斑,你为什么不给我回信?呜呜呜,我做错了什么吗呜呜呜?”
族长斑一下一下地拍着面前的男人的背,任由他把眼泪擦蹭到他身上,心里一抽一抽地疼。
“马上回我马上回。”
他恨不得替那个斑给未来的柱间写回信!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五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回信还是没有来』

好了好了,不用重复了,他们知道柱帝写了十五年都没有回信!

为什么要提醒他们!

千手:呜呜呜
宇智波们的写轮眼转啊转,感性得已经在默默流泪了。

族长斑还在木人头顶安慰族长柱间。
为了挡风他无师自通给木人套了一层须佐能乎的威甲武装。

『第五年我偶然路过一个峡谷

并不记得以前有过这么个地方

似乎感觉到了你的气息

所以我高兴的想着 也许总有一天我能和你见面吧』

千手们看出来了,未来的族长,柱帝他明显是失去记忆了啊!
而且说什么“也许总有一天我能和你见面吧”,其实根本就是知道不可能再见面吧?
这难道就是,自欺欺人吗?

佛间粑粑真得后悔了,如果因为和漩涡水户结婚导致没有和宇智波斑结婚大儿砸就变成这样的话他说什么也不会逼大儿砸去和漩涡水户结婚啊!

那是他儿砸,亲生儿砸啊!要知道崽子对宇智波家的小鬼这么实心眼他怎么舍得逼啊!
木遁没没传人算个屁啊!没孙子孙女……算个屁(真算的其实)啊!没影的事哪有儿砸重要啊!

宇智波田岛一直以来因为大儿砸被拐走还被背后刺而郁结在胸口的怨气终于撒了出来。

他大儿砸的感情没白给!

族长柱间死死地回抱住族长斑,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他家斑斑的脸。
生怕一转眼就跟歌里面唱的似的没了。
族长斑虽然被盯着感觉很不舒服还是很享受族长柱间小心翼翼捧在心上的态度,心疼的劲倒是一直没下去。

『第六年任务中不小心受了伤

而作品也已超过两千篇

被勒令必须待在病床上时

苦恼以前明明不会这样』

现在看着卖萌的柱帝越可怜越迷茫猜到真相的人就越心疼。
好多千手已经哭成了狗:

族长,你好惨啊!

偷偷抹眼泪的宇智波正在增加,一个爱脑补的小宇智波甚至为柱帝的深情开了眼。

千手扉间宣布单方面放弃恶小姑联盟:
阿尼甲,真是败给你了!
宇智波泉奈明推暗接:除非嫁过来,否则我不会喊你嫂子的!

族长斑抱着族长柱间心里默默数数:麻蛋还有九年!哈西拉马的反射神经有这么长吗?
族长柱间慢慢哭够了察觉出不对:啊咧咧,未来的他不是木叶8年就挂了吗?

『第七年我的身体康复了

今天把你比作什么好呢?

是滚芝士呢?

还是环己六醇呢?』

千手扉间笑哭:笨蛋阿尼甲为什么九尾会是滚芝士他就是环己六醇啊!

此刻扉间的笨蛋阿尼甲族长柱间已经恢复过来但决定继续赖在他家斑斑的怀里。
而族长斑一无所觉还在持续心疼。

『第八年我还是没有变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周围人都不愿意在我面前提起你

我是不是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千手:未来的族长大人,你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啦!明明应该高兴为什么他们觉得还不如让柱帝继续沉迷进入呢?
宇智波和他们的族长同步了:麻蛋怎么还有七年?!

族长柱间趁机蹭啊蹭,内心和他人格格不入地觉得异常幸福。
距离族长斑察觉不对还有1分钟。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五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回信还是没有来』

千手&宇智波(〒_〒):都说了不用提醒了,怎么还没完!

族长斑觉得自己的“挚友”好像在光打雷不下雨。
左手还似乎放在一个奇怪的地方
族长柱间:嗯!这难道说是……斑斑的……

『第九年我的身体出了一些问题

好像所有的旧伤约好了一起复发

自己受过这么多伤吗

人这还真是一个高危职业啊』

千手柱间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仙人体啊!你什么伤不是过几天就好的,哪有那么多旧伤?!!

看到“旧伤爆发”就想起历史上未来族长死因的千手们泪汪汪。
某感性宇智波的一勾玉升成二勾玉了。

族长斑莫名心虚,下意识就忽略了刚才发现的疑点,并用查克拉和万花筒慢慢感知族长柱间的身体看有没有真的旧伤暗伤。
结果族长柱间情况好得一比。
查克拉波动根本不像正在大喜大悲的人。

族长柱间万万没想到自己就这样掉了马。

『第十年也是第十一年也是

村子里的一切都井井有条

你的梦想实现了吗

你到底去哪里了呢』

宇智波&千手:突然想到两位族长的梦想和黑绝打算怎么哄骗自家(宇智波)族长的借口:世界和平。
真是又想笑又想哭。

族长柱间抬起头:“斑斑,你听我解释!”
族长斑:“……嗯?”

『第十二年也是第十三年也是

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

就算如此我依旧想要见到你

心情从未如此的急切』

不知道前方高能的千手&宇智波(〒_〒):终于快结束了!

族长柱间卡词了:“斑斑我……”
族长斑微笑:“你解释啊?”
族长柱间赶紧强迫自己从斑斑的笑容清醒过来:“斑斑我错了!”

『第十四也和以前一模一样

每一天都感到焦躁与不安

真的好想见你一面

就算已经无法再和你并肩而行』

见面啊快见面啊!

千手&宇智波现在真的希望会有一个“宇智波斑”出现在柱帝面前。
哪怕他们知道凭柱帝的实力一眼就能看穿_(:_」∠)_。

族长斑轻叹一口气,“你不需要解释什么,柱间。”
族长柱间试图从族长斑怀里爬出来回答却被对方用力扣住后腰。
“嗯?”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嗯!”
“哈西拉马,你愿意和我共度一生吗?恋人的那种。”

『第十五年我终于想起了所有事

在那之后我放下了笔

全都想起来了

十五年前你早已被我亲手杀死』

知道真相的千手:麻蛋他没死阿!未来的族长大人他没死!

知道真相的宇智波:我已经可以预见又一个悲剧。

木人头顶。

族长柱间索性继续趴在他家斑斑怀里:“…马达拉,”

表面严肃正经神情凶狠手心里却在冒出冷汗的族长斑:“嗯。”

“我们难道,不早就是了吗?”

『若将对你的爱编织成的诗篇

不停地堆叠在起来的话 总有一天能传达给你那吗?

于是我每天都来到那个峡谷

让信被水流带向有你气息的方向

就算你再也看不到

我必须实现当初的梦想 但是

虽然总觉得能够感受到你的存在

你却再度消失了

将对你的爱编织成的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六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也许永远没有回信了』

千手&宇智波发现那个男音没说错,真的虐哭!
没有听话准备好纸巾的忍者们很多鼻涕眼泪都糊了衣服一身。
好多上了年纪的老人也是红了眼圈、默默流泪。
他们的族长和二当家都是痴情种子啊!
偏偏死后才发现错过真的太悲剧了〒_〒!

还是那个木人头顶。

“我们不早就是公认的一对了吗,马达拉?”
“阿,哈西拉马。”
宇智波族长和千手族长相视一笑,吻在一起。
生涩又甜蜜。

——————
声明:
我对纲手大人没意见,纲手大人是忍界第一的公主殿下!
这一章5000多字,算是二合一了,所以今天真的是没更了啊!多点赞,多评论啊!
好像干脆就这样完结啊_(:_」∠)_!

评论(46)

热度(245)

  1. 心有点疼想甩脂肪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想甩脂肪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