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甩脂肪的猫

啊,想爬墙斑带斑~
一个没有人催没有人评论就永远有理由不更新的透明作者。
以及最近一年要准备考研,更新大概是周更。希望自己能一次成功,マダフsama,给予我力量吧!

番外:那个无名的女人

1555551原来昨晚发送前一秒没保存上,再打一次!

————

宇智波无名是在终结谷大战后不到半年、初代离世前不到一年被人送到宇智波的。

收到婴儿的宇智波火核、铁骨铮铮的汉子在当晚哭了一夜,没人知道他当年在婴儿的包裹里发现了什么。

只知道他真是把无名当成眼珠子在宠。

宇智波的眼珠子哎!

反正身为火核的亲儿子——宇智波镜开始时是感到些微嫉妒的。

不过他很快也沦陷在了无名无齿的笑容中——她一点也不像宇智波家的孩子、逢人就笑,漏出粉红色的牙床和可爱的几粒小米牙。

镜毫无意外地成了妹控。

无名的天赋是有目共睹的,一开就是二勾玉、速度、力量、战斗的直觉和查克拉储存量都是宇智波中的佼佼者。

而且她的性格张扬、自信又好斗。

这让她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尤其是那堪称变态的查克拉储存量——比之一般宇智波——和大开大合的战斗风格,豪火球豪火灭却一个接一个地放的模样实在很难让人不想起前前任族长——宇智波斑。

嚼口舌的宇智波在火核战死,镜开启万花筒、又是二代徒弟、身为宇智波和村里的天然桥梁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下任族长时也消失了。

但是宇智波镜的万花筒在一战中已经有了损伤。

而无名睁着一双不知何时开的万花筒站了出来。

她当年才12岁,却已经在一战中创下了属于自己的赫赫威名。

比当年的宇智波斑更惹人注目。

无名却变了、变得和缓、忧郁又温柔。

她把一头漂亮的黑长直染成浅浅的紫色,发梢还烫了一下、精致得像个贵族橱柜里的瓷娃娃。

这是3岁的富岳对无名的第一印象。

无名很喜欢小孩子,她总能逗笑每一个小宇智波,也从没有戳过一个宇智波的爆点。

这是很难得的,自家人知自家事,宇智波纤细而敏感的神经让他们很容易多想、受到精神上的伤害,亲生父子之间也会有摩擦,更遑论外人。

“宇智波根本是炸毛一族嘛。”

无名曾摸着富岳的头这样感叹道。

但是这个小姐姐从来没让哪个宇智波炸毛过——在他的印象里。

二站几乎是接着就爆发,战火催生了好几双万花筒,木叶却让他们守大门!

族内不满的情绪一日高过一日。

再加上不知谁泄露了族长才知道的伊邪纳岐,几个万花筒之间的内乱爆发了。

他们开始了窝里斗,斗得你死我活。

这在战国时期是不可想象的。

富岳不知道无名为什么这样说,好像她亲身经历过那个战火纷飞的时期一样。

但是她明明和自己一样出生在建村后啊!

然后无名出手了,她发明了伊邪纳岐的克星——伊邪那美。

从此,两大忍术被锁入族内的密室。

无名时隔三年再一次一战成名。

此时镜已经沉珂难返、病入膏肓、万花筒几近失明。

无名被托付给了富岳家。

最后无名是笑着送镜离开的。

她说这是对镜的解脱。

大家都不理解无名、所以深深忌惮了起来。

无名恋爱了,是族内的一个帅气又富有朝气的小伙。这个小伙一点都不强,却始终不屈不挠地在努力训练。

无名说,她就喜欢这股坚韧不拔的劲儿。

但是这个小伙还是死在了二战的战场上。

无名摸着刚怀上了孩子的肚子,一瞬间老了十岁。

无名的血继病爆发了。比任何人都严重。

不仅仅是写轮眼的血继病,还有另一种罕见的、疯狂吸取生命力的血继病——这时大家才发现无名是混血——这让无名卧床不起。

无名的孩子终于出生了,但是无名的外表已经老的好似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奶奶。

“那就让他叫我奶奶吧。”

无名似乎毫不在意——她明明还不满30岁!

“你说对不对啊,obito?”

小婴儿像当年的无名一样,笑了。

漏出了粉红色的牙床。

直到富岳担任族长之位,他才发现了一份被保存的好好的血缘鉴定证明。

宇智波流&宇智波斑

关系:父女。

————

宇智波带土:啊,所以你要告诉我我奶奶其实不是我奶奶?是我妈?!

宇智波流是火核起的名字,无名是流的自称。

大家可以猜猜无名的万花筒能力是什么?

猜对这周有加更~( ̄▽ ̄~)(~ ̄▽ ̄)~哦!

评论(2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