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甩脂肪的猫

啊,想爬墙斑带斑~
一个没有人催没有人评论就永远有理由不更新的透明作者。
以及最近一年要准备考研,更新大概是周更。希望自己能一次成功,マダフsama,给予我力量吧!

奶爸斑的脑洞(上)

又看了一遍《百柱斑平行世界》,深感奶爸斑乃是世界的瑰宝啊(ฅ>ω<*ฅ)!心痒之下撸一篇小短文。

田岛粑粑和佛间粑粑已死,斑爷和柱帝刚当上族长设定。

飞雷神刚研发还未投入实验设定。

斑爷万花筒刚开泉奈三勾玉设定。

灭族之夜的幼佐(7岁)和5岁幼鸣穿越设定。

一起来奶孩子吧,斑爷!

警告:无大纲,无逻辑!未读过原著,放飞自我之作。

人物ooc!

——————
1.
“千手柱间!”

刚躺下准备休息的斑爷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查克拉低吼出声,反射性地就做出防备姿势,一脚踹过去。

“嘭!”一只小金毛被踹到斑爷卧室的壁橱门上慢慢滑下,然后留下来一道明显的血痕。

“!!!”

居然不是柱间!

……斑爷小心翼翼地靠近小金毛,看着晕过去的小金毛——看模样最多有5、6岁?——总觉得自己似乎大概做错了什么?

虽然刚才出于试探没有用全力,但踹到皮糙肉厚的成年仙人体和踹到一个小孩子身上肯定是不同的啊(╯°Д°)╯︵ ┻━┻!

呼——幸好还有呼吸!

抱起小金毛,顿时感觉这小孩的身子骨比看上去还要弱小,查克拉弱得像根本没有提炼过一样。

明明强度差了这么多,自己刚才到底是为什么会弄混?!果然是最近太忙了么?

本质上还是很温柔善良——千手柱间语——的族长斑并不打算就这么夺去这个小孩儿的生命——他又不是杀人狂魔——虽然这个小孩儿是挺值得怀疑的。

他揉着眉头把小金毛抱出门,打算送到家族医疗忍者那里。

2.
“这个查克拉……斑?”

正在躲避来自扉间爱的碎碎念的柱间,突然感觉到屋内传来一道微弱的查克拉,还有…浓浓的血腥味!

身为感知忍者的扉间聚聚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看了自家阿尼甲一眼,扳着兄长的肩膀表明自己的态度。

他也要去一探究竟。

哪怕他知道自己大哥绝对不会让自己去补刀=_=。

柱间深深地瞅了自己弟弟一眼,默认地转身大步走向屋内。

反正有他在,扉间也奈何不了斑斑→_→。

看懂阿尼甲怎么想的扉间:=(눈皿눈)=!

“尼桑……哆桑……咔桑……!”

只见一个黑发黑眼上衣背后还有个小团扇的小宇智波痛苦地在属于千手族长的榻榻米上来回翻滚。

衣服和脸上都沾满了血迹,明显一副陷入幻术的模样喊着爸爸妈妈和哥哥。

一个宇智波,在千手族地陷入了幻术?

哪怕这个小宇智波只有6岁左右——在战国6、7岁的小忍者就要上战场了——但就凭他的查克拉味道居然和宇智波族长宇智波斑一模一样,扉间和柱间也不会对他掉以轻心。

“可以解开吗,扉间?”

“不行,阿尼甲。”

“阿尼甲你也应该感受到了吧?给他下幻术的宇智波的写轮眼等级绝对不止三勾玉。”只有宇智波才能给一个宇智波下幻术。

况且和宇智波打了这么多年,这种幻术的感觉,扉间太熟悉了。

大哥那个人型尾兽不算。

“是啊,给这个小宇智波下幻术的是另一个宇智波——一个有万花筒的宇智波。”

而整个宇智波一族,只有一个人前段时间觉醒了万花筒——宇智波斑。

3.
“族长?这个孩子……”医忍看着以肉眼可见速度慢慢修复自己伤口的小金毛,欲言又止。

这种变态的恢复力,她只在千手身上看过。

“不是,他的查克拉上没有那种澎湃的生命力的感觉。”族长斑仗着面前这个医忍正面对敌经验少睁眼瞎忽悠。

“能救吗?”虽然修复肉眼可见,但是速度和柱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嗯。”医忍耐下心中疑惑专心治疗小金毛。

族长斑一点都不心虚——千手哪有金毛的啊?

斑爷你醒醒,在美丽的千手麻麻嫁给佛间粑粑前千手也没有白毛的啊?

4.
柱间凭着一手出色的医疗忍术很快把不知名的小宇智波安抚了下来。

毕竟用毛巾擦干净小脸后,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些血大概都不是他的。

小家伙主要遭受的是精神折磨。

俩人都摸不准斑爷是啥意思:给族里的小宇智波下幻术然后扔到柱间屋里?

这个小宇智波犯了什么错?还是意外?

最近研究飞雷神的扉间眼神一暗,有了几分猜想。

还有和斑一模一样的查克拉……

“难不成这是小时候的斑?!!!”

听完扉间猜想后柱间一脸惊讶地得出结论。

然后十分珍惜地看着小宇智波,眼神莫名慈爱。

“…阿尼甲 (╯°Д°)╯︵ ┻━┻!”你到底是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

扉间聚聚看着小宇智波的表情变得异常险恶:要是小时候的宇智波斑怎么会和泉奈长得一模一样?!

宇智波斑和泉奈的差别明明有那么————大!!!

这分明应该是——小时候的泉奈!

兄弟俩的查克拉肯定像啊——自欺欺人的扉间聚聚坚持己见。

等等,先不说泉奈和斑长的还是差不多——宇智波都长得挺像的其实——你是怎么从那张肉嘟嘟的小脸上看出他和今年已经十几岁五官完全长开的泉奈长得一模一样的啊摔 (╯°Д°)╯︵ ┻━┻!

这可是千手族地里唯一的宇智波吹——不其实他只是宇智波斑吹——千手柱间都没看出来的啊!

5.
小金毛第二天早上就醒了。

饿醒的。

小金毛一醒斑爷就醒了——对斑爷还是把小金毛抱回来了——不过他还是保持着沉睡的姿势,想看看这个小家伙想干什么。

“嗯…唔”

小金毛醒来的时候感受到一种久违的温暖——好像很小的时候也有人这么抱过他——天国的玖辛奈麻麻流下了心酸的泪水——所以迷糊的他十分眷恋地往温暖的地方靠过去,使劲蹭了蹭。

被蹭得胸口衣襟大开的斑爷:……

“咔桑……鸣人好想你…唔!”

发现小崽子的呢喃和在自己胸口蹭来蹭去似乎寻找着什么的斑爷一把把小金毛拎起来,青筋直冒。

再忍下去就不是男人了!

“…嗯…你是我哆桑吗?!!”

迷糊的小金毛看清眼前有个男人的时候突然福至心灵。

小鸣人不记得谁跟他说过,总有一天,他的粑粑会穿着高领深衣踏着七彩祥云来接他。

喜当爹的斑爷瞅着小金毛水汪汪的蓝眼睛,心情十分复杂。

6.
“斑斑!”

“泉奈!”

“是斑斑!”

“是泉奈!”

……

两兄弟各执己见相互瞪了一晚上,直到小宇智波醒来。

睁开眼,看见木制的天花板,小宇智波多么希望昨晚只是自己的一场噩梦。

为了测量自己的器量……居然为了这种借口杀掉了大家……那个男人,不可原谅!!!

“说,你到底是宇智波斑还是宇智波泉奈?!”

一时之间昏了头的扉间聚聚恶狠狠地打断了小宇智波的自我“思考”,让他瞬间把注意力转向周围。

“初代目?二代目?”

还流着血的写轮眼惊讶地望着面前两个男人。

身为宇智波族长的儿砸,自己村子的第一代和第二代领导人他还是知道长啥样的。

虽然火影岩雕刻得十分抽象。

7.
像,真像!

这个叫鸣人的小崽子用湿漉漉的大眼睛望着自己的时候简直和柱间小时候装无辜的表情一模一样。

不过,柱间可要比他自信多了。

斑爷很容易地看出了鸣人眼底深深隐藏的胆怯和畏缩。

“不我不是你哆桑=_=,”真是的,他长得有那么老么?!“不过我或许认识你哆桑?小家伙,愿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

“…漩涡鸣人,我叫漩涡鸣人!”鸣人蓝色的大眼睛瞬间暗淡下来——知道他的名字后就会把自己赶出去了吧(っ╥╯﹏╰╥c)。

“漩涡么……”斑爷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漩涡可是千手的远亲&姻亲——虽然不是红毛有点奇怪——怪不得恢复力那么好,“你认识千手族长千手柱间么?”

是他想差了,一个小崽子哪里懂得那么多,直接问就好。

敢隐瞒?写轮眼伺候!

“千手?有这个家族么?”小鸣人使劲回想,也不记得村里有千手这个家族啊。

至于千手柱间,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熟悉……

“????!!!!!”

8.
“拜见初代目大人,二代目大人。”小宇智波非常正式地给两个千手来了个跪拜礼,“谢谢两位大人的关心,佐助已经可以出院了。”

佐助发现自己恢复得非常健康,除了脑子因为鼬的月读而有点疲倦,整个身体都充满了活力。

木叶医院的医疗忍术这么好么?

by没怎么生过病的佐二少。

不对,初代目和二代目不早就入土了么?

被一个宇智波正式行礼的千手柱间&千手扉间内心五味交杂。

“我想孩子,你大概不介意告诉我们一下,初代目、二代目是什么?”

柱间扬起一抹亲和力十足的笑容,一脸和善地看向查克拉和斑斑一模一样却长得像泉奈的宇智波佐助。

佐助看向本该早就去往黄泉现在却活的好好的大概二十左右的俩人,后知后觉地亚历山大。

他不会被鼬折腾死了下三途川了吧?

9.
“什么叫做没有这个家族?鸣人,你的族人都没有教过你么?”

斑爷悄悄打开了写轮眼,紧紧地盯着小金毛。

没问父母是因为这家伙要是有的话肯定就不会乱认爸了。

“族人?原来我有族人吗⊙▽⊙?”

看着一脸惊喜的小鸣人,斑爷头痛地发现这个小家伙说的是真话。

他是真的这么认为的!

没听说千手,姓漩涡却不知道漩涡一族,是偶然姓漩涡么?

但是这个体质,说不是漩涡也说不过去啊。

难不成是流落在外的漩涡?因为血脉不纯被抛弃?毕竟是金毛。

斑爷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他能从这个小崽子身上隐隐感受到一种心悸的感觉。

“鸣人,看着我。”莫名其妙地,他并不想伤害这个孩子——或许是因为那和柱间相似的查克拉?——所以在使用写轮眼前还打了声招呼。

他觉得这个连千手漩涡都不知道的小家伙估计也不知道啥叫写轮眼——话说他之前到底生活在一个多么偏僻的地方啊(=。=)!

“嗯……好漂亮的眼睛……”

鸣人看着对方红色眼眶里游动的三颗小蝌蚪,感受到一种奇特的美感。

斑爷还没来得及吐槽小鸣人真的缺乏常识到这种地步就被未来的木叶记忆糊了一脸。

10.
被普及了木叶、初代目、二代目的概念后的千手兄弟有点懵逼。

佐助也终于发现了俩人日光下影影绰綽的影子——不是鬼。

“扉间,你听见了么,我的理想实现了?!”柱间激动地拉着自己弟弟。

“……啊,实现了。”那个和宇智波结盟建立村子的妄想居然真的实现了么?!

扉间聚聚一脸呆滞地确认了这个小家伙居然是来自未来而不是过去——也就是说他俩都猜错了——如果对方没有说谎的话。

不不不,重点明明是建村啊!和那个宇智波建村啊!他的阿尼甲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扉间聚聚突然对自己天天一副蠢样的大哥刮目相看。

“呵,您的理想里,就是让宇智波一族灭族吗?!”

在扉间的问话中佐助绝望地发现一点——他貌似回到了过去——这样他该怎么去找那个男人,怎么给哆桑咔桑报仇_(:_」∠)_?!!

不由得迁怒,语气冲得不行。

而且,他对木叶的确不满。

毕竟是发生了家破人亡的地方。

但在别人看来,却是承载梦想的地方。

“宇智波灭族?!!”出乎意料地,千手柱间——传说中宇智波斑的死敌——按佐助的想法对宇智波肯定也没什么好印象的男人的反应大到吓人。

这一瞬间迸发出的查克拉威亚简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孩子,你受苦了,”柱间很快收回了查克拉,轻轻地把佐助拉到身边,并用自己宽厚的手掌抚摸在他的背上权作安慰,“如果你愿意,可以告诉我么?”

“你看,我可是初代目呢?我这么厉害,肯定能把那个坏蛋绳之以法,帮你报仇不是么?”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可以帮你训练,等你自己变强后去找那个坏蛋算账!”

佐助看着柱间认真的黑眸,哪怕明白初代目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跨过几十年的时光去杀掉那个男人帮他出气报仇,却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不用了,我会自己努力报仇的!你又不是宇智波,说什么帮我……为什么呢?”那又不是你的时代。

“因为,无论如何,只要是村子里的人,你们都像是我的孩子啊😊。”

“父亲保护孩子,帮孩子出气,需要理由么?”

佐助想,他大概知道为什么那么厉害的宇智波当年会和这个男人结盟了。

强大又温和,如山岳般保护着所有人,也包容着所有人。

不管是宇智波,还是其他家族。

真是,

“……太狡猾了!”

“?”

“这样的发言,太狡猾了!谁要认你当爸爸啊!”

佐助最后还是流出泪来。

反正这里又没有那个男人,在这个初代目身边稍稍发泄一点也没什么吧…?

他才7岁啊!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全变了啊!?

扉间复杂地看着那个在自己阿尼甲怀里嚎啕大哭的宇智波佐助,默默退出去处理文件了。

真是想不到,那个宇智波,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吗?

那可是流血不流泪永远一脸高傲的宇智波啊!

11.
宇智波族地里,正在发生一件大事。

族长斑大人,他收养了一个漩涡做养子,起名叫漩涡鸣人。

阿不,现在是宇智波鸣人了。

虽然改姓后听起来怪怪地,但是鸣人还是很高兴自己有了一个养父。

他有粑粑啦!

虽然这里不是木叶——听粑粑说他可是回到了木叶建立之前的时代啦,等到木叶成立还得好几年呢——但是他有家人啦!

这对孤儿鸣人来说真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而且这里的人都不会喊他妖狐,也不会用那种厌恶的目光看着他。

今年5岁的宇智波鸣人小朋友一脸好奇地望着院子里的其他小宇智波,却始终坚持站在开会的院落外面不肯移动一步。

大概是因为鸣人的眼神太过无辜而纯澈,第一次直面小鹿斑比一样眼睛的小宇智波们瞬间抛弃了自己听到斑大人收养养子时指定的“试探”计划。

“你……是叫鸣人么?”

宇智波炽在小伙伴的推搡和暗示下看似大方直接实则别别扭扭地站了出来,向小金毛抛出了橄榄枝。

“嗯!”鸣人的蓝眼睛突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炽,我叫宇智波炽。”

宇智波炽看着小金毛悄悄在衣袖里比小手指的动作,从来都是给予别人颜遁杀的小宇智波感觉今天他被对面的小金毛萌到了。

“要一起来玩吗?”

“哎,我可以…吗?”

“当然,大人们开会还要来很久的。”

“……不,我还是在这里等粑粑吧。”

“下一次…可以吗?”

“……”

宇智波炽还来不及生气就听见了小金毛紧跟着的下一句话。

声音小的简直像在肚里哼唧的一样。

“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因为,我想要粑粑忙完后能第一个看到我啊……”

小宇智波们看着鸣人脸上大大的笑容和害羞的红晕,直面小奶狗类型的他们瞬间感觉到心中中了一箭!

好乖,好可爱!!!

12.
宇智波佐助最后还是在千手族地暂时歇息了下来。

当然,为了族人们的情绪和佐助本身的生命安全,小宇智波并未被允许出门,更别提像宇智波族地一样大张旗鼓地收养了。

毕竟漩涡和宇智波之间,与千手和宇智波之间的关系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不过每天晚上都能得到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和二代火影千手扉间亲自指导、白天还能在族长院子里进行训练的佐助并没有太多不满。

他总是要回去的。

佐助如此坚信着。

“扉间……”因为未来的木叶而满心欢喜的柱间终究因为木叶的未来而冷静了下来。

“嗯,阿尼甲。”千手扉间冷峻了眉眼,“在没解决这个问题前还是不要提什么建村了!”

那个没有人听过千手,自己和阿尼甲都早死的未来,他不承认!

评论(33)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