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甩脂肪的猫

啊,想爬墙斑带斑~
一个没有人催没有人评论就永远有理由不更新的透明作者。
以及最近一年要准备考研,更新大概是周更。希望自己能一次成功,マダフsama,给予我力量吧!

b站拯救世界(老年组)联盟日常3

千手燚一岁了!
这个天性好动的小家伙早在两个月前就跨过了走这个阶段直接学会了跑,顶着一头毛茸茸的黑色短发摇摇晃晃地到处乱溜,经常一个不注意就跑没了影。

负责看守(照顾)千手燚的暗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在各个甜品可能出没的地方到处寻找。

不过今天是周五,阿燚决定暂时放弃最喜爱的大福,跑到武装部那里找自己最最最喜欢的父亲。
小家伙仗着身子骨小,突突突地跑一段路,赶紧躲到树荫底下,然后再突突突跑一段路,隐藏在街角的阴影里。
从宇智波大宅到武装部也就两条街左右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能也是因为运气好,直到跑到武装部大门口,我们的阿燚小盆友愣是没有被一个大人发现和逮到。

千手燚看见了正准备下班的父亲——武装部部长每周五下午到周六上午休息,由两名副部长——一个日向一个辉夜——顶替——于是便像颗小炮弹一样冲到斑爷的怀里,掀起一路灰尘。
“おとうさん!”
“哎,阿燚!”
看着自家儿砸红扑扑的脸蛋,额头上沁出的滴滴汗珠,神采奕奕的大眼睛,斑爷的内心就浮现出一片柔软。
这就是他和柱间的儿砸!
“哆酱!哆酱!”千手燚一点都不老实地扶着斑爷的胸膛爬起来拽了拽他哆酱的长炸毛,好像是什么新奇的玩具,爱不释手。
“嘶——”小家伙劲还不小!
斑爷一手把自己无辜的头发拔出来别上去,一手托着儿砸的pp狠狠地弹了弹。
“咔酱?!”
从小就显现出千手皮糙肉厚体质的阿燚小朋友根本没当回事,反而被随后出现的“咔酱”柱帝抓住了目光。
“小燚!粑粑来看你啦!”
木叶联盟的初代盟主千手柱间先生又一次成功翘班,把奶瓶口水垫等婴儿用品收拾进一个手掌长两指宽的卷轴里塞给自家斑斑,然后把刚满一岁的千手燚高高抛起!
“飞高高!”
“哈哈咯咯哈咯,飞高高!”
听着孩子那带着浓浓奶音的笑声和嘴巴里的几颗小米牙,所有大人都会心一笑。
嘛,这就是和平呐。

“多大了柱间?!还不赶紧去批文件!”斑爷“恶狠狠”地把千手燚拉到怀里,虽然让宝宝姓千手的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不代表他会允许自家儿砸会变成像柱间这样好像一直长不大笑得单蠢的傻白甜好么!

傻白甜柱帝?厄,部长大人确定这个词不是用来形容您自己的吗?

武装部的人大多直肠子,和传说中的忍界修罗相处了一年后,除了比传说中还吓人的超高武力值、暴脾气外,斑爷还给他们留下了究极弟控、毛绒控、豆皮寿司爱好达人等等出人意料的反差萌印象。

以及、某些方面意外地单纯……咳,尤其是在某个千手的消沉癖面前。

“哎——斑斑你怎么也这么说〒_〒?果然在斑斑心里我就是个笨蛋么连和阿燚玩一会沟通父子感情都会造成不好影响么balabala”

一个人型蘑菇瞬间出现在原地。

“你的消沉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啊?!被阿燚学到了怎么办啊……”

斑爷一手抱好儿砸,一手把某千手头上的蘑菇全部拍了下来,无奈地“抱怨”道:

“在外面多多少少注意点身为盟主的形象吧!”
意思是在家里面就随意了是么=_=

宇智波斑,整天面对这样的伴侣,还真是辛苦了呢。
怪不得每天脾气这么爆!怪不得千手族长年纪轻轻就白了头!
千手·现任族长·扉间:劳资那是天生的-_-!

阿燚小朋友趴在自家哆酱身上冲着武装部众忍者送上一个灿烂的笑容~\(≧▽≦)/~。

武装部众忍者捂住口鼻:
小号boss脸+盟主灿烂笑+肉嘟嘟婴儿肥!
麻麻我看到了天堂!

武装部——和原著中的木叶里的警备部不同——主要负责对外战争和武力威慑,是先锋队和敢死队的主力军。
换句话说,武装部的人可能不是脑子最聪明的,但一定是肌肉最发达的。
当然,实际意义上整个木叶联盟的忍者们都要负责对外战争,但那是紧急大战时。武装部的成员不需要去领取任务养活自己,因为他们的日常工作就是专心磨砺自己的实力,充当打手。而其他忍者则负责忍校的创办、和商人平民的接洽以及财政等建设方面的事项。
这个时候的木叶联盟事实上已经不单纯的军事组织了,忍者们开始接触考虑除了战斗之外的东西。
比如说,每周一次的政治课。
鉴于忍校刚刚成立,各个家族的小萝卜丁们最快也要到来年的春天才能入学。空荡荡的教室和会堂就被奈良一家为主组成的政治文化扫盲课教师给挪用了。
教材由宇智波为首的一干有文化的忍界豪族友情赞助。联盟规定,每个忍者每周必须去听够一次半天的课程,不求每个人都像奈良家的那么聪明,至少领导推行决策的时候别两眼一瞎拖后腿乱搞。或者被有心之人(物)蛊惑报社。
比如说黑绝、黑绝还有黑绝。
忍校老师每周会将课程重复7次讲,如果一次都没有赶上,那抱歉,请把老师的讲义背默下来吧。如果抽查还不过关,就有机会免费体验宇智波家的特惠月读套餐哦(^_^)!
就这样,虽然还没有开启民智的意识,但是为了有效减少联盟盟主桌上的文件方便盟主回家奶孩子(划掉)提高联盟办事效率,木叶联盟的忍者们还是被扫盲课强行提升了一大截素质,与其他忍者们的谈吐截然不同。
不过这也造成了一种有趣的现象,高低不同,年龄大小不一的各色忍者或坐过蹲或倒立地挤在同一间教室里被或老师们骂的狗血淋头,或接受那四处迸射的唾沫的洗礼,还得老老实实做笔记,生怕漏掉一点。
maya这个扫盲课最后还有考试呢,不及格和最后一百名还得留级再读一年呢!
大家都不想来年和家里的小娃娃们一起读书。
本来都上战场几年甚至几十年了,结果还得来上课就够丢脸了。再和族里娃娃们一起上课?饶了他们吧!

什么?你说有没有人抗议?

看看每周五准时抱着孩子来上课的忍界修罗斑大人吧,谁敢吭声?!
武装部部长带头做示范,本来还想bb的忍者们顿时安静如鸡。

第一次看见宇智波斑来上课的时候那才叫人仰马翻。连老师都颤颤巍巍地掉了好几次讲义,更别提其他人了。
额的娘啊,那个把刘海撩上去绑了个大马尾一手扶着宝宝一手拿奶瓶还开着三勾玉做记录的男人是宇智波斑?那个传说中高兴了就吐火球不高兴就开须佐没事还喜欢用陨石砸人的忍界修罗宇智波斑???😱😱😱

斑爷:我觉得你们似乎对我有什么误解……

不过别的不说,刘海撩上去后露出光洁饱满额头的宇智波斑不愧为颜值担当宇智波一族的族长,真心是个大美人。
尤其是低头看小燚时温柔的眼神,不少人突然心中涌起一股想套盟主麻袋的冲动。

他们也想找个宇智波做男(女)朋友啊啊啊!

今天宇智波·好爸爸·斑依然抱着自家宝贝准时走进了教室,眼神一扫,本来还有点闹哄哄的教室瞬间安静地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见。
站在斑爷侧后(背后敏感地带,柱帝专属)5米处的奈良·今天当值任课老师·鹿佑:……
大家好,我叫奈良鹿佑,今年23岁,性别男,无不良癖好,家产颇丰,未婚。
我现在慌得一批。
——————
一周前,抽签失败的鹿佑:…谁?是谁?!是谁换了我的签!!!

评论(22)

热度(106)

  1. 心有点疼想甩脂肪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想甩脂肪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