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甩脂肪的猫

啊,想爬墙斑带斑~
一个没有人催没有人评论就永远有理由不更新的透明作者。
以及最近一年要准备考研,更新大概是周更。希望自己能一次成功,マダフsama,给予我力量吧!

泉扉的情人节2

栉名安娜、也就手捧玫瑰的小女核本来只是因为帮人送花而漫步于这洒满狗粮的街道,结果却被突如其来的幻术糊了一脸。
大抵是降临的一瞬问没有感知到什么危险,都是些不会用查克拉的平民,所以绑着小辫子,身穿深蓝色高领族服少年施展的幻木并不怎么用心。身为权外者的安娜只是怔愣了一会儿,就恢复了神智,井趁机把自己伪装成了卖花的小女孩,顺便试探一下。
哦,至于为什么不怀疑身穿蓝色盔甲、一副战场装扮的白发红瞳的青年?别忘了,她可是能透视人心的栉名安娜啊。

「该死的宇智波泉奈!」

「这个小女孩儿…似乎有点意思?」

危险!!!
不过,宇智波泉奈?宇智波…总觉得有点熟悉...栉名安娜最后的印象就是双魔魅的…写…轮…眼?

……

宇智波泉奈催眠拷问完有点头疼。
宇智波天团?什么鬼?
他们一家子都去当了戏子?!

“不、泉奈,那只是平行世界的你们。”

看着又气又急又不知道该怎么么面对这个世界的「宇智波斑」而两颊鼓鼓的泉奈,千手·理科男·意外没什么观感·扉间生硬地安抚道。

他可不想在异世界给宇智波收拾烂摊子。
虽然两颊鼓鼓的泉奈,似乎很可爱?

   好想,戳一戳……

不不不!千手扉间,那可是邪恶的宇智波!宛如恶鬼、还给你脸上留下三道伤疤的宇智波泉奈!!!

“嗯→_→平行世界的“你”还是“我”的经纪人(小厮)呢!”

宇智波泉奈看着顶着一贯面瘫脸的千手白毛,习惯性地就怼了回去,恢复了平时眉眼尖锐的模样。

切!白卖萌了,不懂得欣赏美的糙千手!!

  “ 嗯,刚获得诺贝尔生物理学或医学奖的经纪人。或许'我'每天还得帮'你’补习、备战高考?”

   千手扉间看着对方熟悉的嘲讽脸,也习惯性地回讽了回去,伴随着一份诡异的轻松感。

   “#@&↑×~…”
“*~☞✔#@'…”

……

   两个人终究考虑到旁边还有一个所谓的权外者,并有开大、只是用体术单纯地过了几招,便溜到服装店骗(划掉)涮了几套现代服装,把自己的衣服收进卷轴便包袱款款地走了,

走了…!

被遗忘、未被解开幻术的栉名安娜:……
她该庆幸自己还被放在一处隐蔽安全的小巷吗?

 另一边。

 日本极道总长的办公室。

有着一头桀骜不驯黑长炸的男人斜躺在办公桌前的椅坐上,两条大长腿直接伸出1米宽的长桌。鼻顶墨镜、嘴含讥笑,锋利俊美的脸庞上散发出一种慑人的寒意。
 他把腿放下来,用骨节分明、白皙有力的手指敲了敲桌面,
“你说,泉奈和扉间、失踪了?”
“…是!”单膝下跪的小哥忍住上下牙打颤的冲动,战战兢兢地回复道。
他不想被灌水泥沉东京湾啊! !!
“哪里?”
“…xx町xx街xx路xx时xx分xx秒!”
[宇智波·究极弟控·心急如焚·斑]一脚踹开报告的小弟,大步流星地冲了出去!
沉寂了几年的极道最大最神秘泉组织,再度轰轰作响,

泉奈,等尼桑!

——我是忍界的分界线——

正在和爱人激吻的[泉奈]&[扉间]只觉得脚下一空就倒在了一片湿润的泥土上。
因为一开始占姿问题现在身躺在地上的宇智波泉奈:喵喵喵?
看着打着打着就突然吻得难分难舍衣杉半解的中智波族长&千手族长的准备收拾烂摊子的众忍者:
我解!
“千、手、扉、间!!!”
刚好路过的忍界修罗·武装部部长·前宇智波族长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挥舞着火焰团扇冲了上来。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