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甩脂肪的猫

啊,想爬墙斑带斑~
一个没有人催没有人评论就永远有理由不更新的透明作者。
以及最近一年要准备考研,更新大概是周更。希望自己能一次成功,マダフsama,给予我力量吧!

b站拯救世界(老年组)联盟日常2

斑爷晕倒的时候是10月,火之国正值丰收的季节,秋高气爽,是个出任务的好时间。
毕竟冬天一旦来临,忍者们为了保留有生力量,也为了过年,就不怎么愿意出门了。
以前还好,宇智波斑身为宇智波族长,只需要养宇智波一族就行了,但是现在的他身为木叶联盟的一员,所要考虑的就是整个木叶联盟人民的吃喝。

什么?你说火之国的官方资金支持?

连联盟都瞒着贵族他们,木叶联盟又怎么会和火之国大名有联系,还能够讨要资金呢?
不得不说,突击两个月的政治培训还是有点效果的,至少被强行按着头一起参加培训的斑爷明白一点:无论是一个政权还是一个组织,想要长久存在就必须取得经济、政治、军事上的独立。
对此,千手扉间也难得表示了赞同。
骨灰级兄控宇智波泉奈更是用双手双脚一起为他家尼桑打call。

至于真正的联盟盟主——千手柱间?

emmmm创设组其他三人一致表示这个傻大个暂时还是当个吉祥物就行了。
被三人共同反对去找火之国大名取得明面上合法权利的柱帝:Q_Q
实际上包括用来建造木叶联盟的这块地皮,明面上的所有者也是一个叫阿武的小地主,而不是任何一个忍者。

忍者不允许购买土地。

这是所有国家默认的潜规则。
也让忍者们直接断了在这个生产力落后的时代拥有安身立命之地的可能!
事实上,每个忍族都是黑户,他们可能代代生活在一个地方,划分势力范围,但是始终没有这块地方的所有权和使用权。
生活得怎么样,全靠忍者家族自己的实力和当地贵族的心情。

忍者,是工具。

这种思想被灌输了几百年,对于向来活不长的忍者们来讲,传承早就过了十几代,自然就容易被这种思想同化,即使再痛苦,也不懂得反抗。

只因为,他们是忍者。

由此可以看出,贵族、大名对忍者这个群体有多么大的恶意。
这种情况下,让斑爷去和他们和谈?
不当场给你一个天碍震星就不错了!
所以斑爷开始带领一帮来自各族的小兔崽子到处做任务了。

以木叶武装部部长的身份。

当然他们都做了伪装,不过这股神秘的忍者势力还引起了不少忍者家族的警惕。
而且,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纸终究包不住火。斑爷还好,那些自视甚高实际上毛毛糙糙的“青年才俊”们就很难做到不留一丝痕迹了。
这股融合了宇智波、千手、日向、辉夜、漩涡、猪鹿蝶多族忍者的神秘势力终于还是在斑爷意外晕倒后引起了贵族们的注意力,各国大名的关注。

斑爷醒来后就看见了自家欧豆豆略微扭曲的微笑,旁边的父亲宇智波田岛更是一脸自家养的水灵灵的白菜被猪拱了的表情,以及顶着一头猪头样正襟危坐的千手柱间。

“尼桑,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吗?”好弟弟泉奈看见自家尼桑醒了立马恢复了平时在家软萌的模样,轻轻扶起斑爷,嘘寒问暖。
“……没事,我怎么…?”斑爷只记得自己完成任务时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浑身的查克拉被强行吸进自己阵痛的地方,然后就两眼一黑,“不对,任务怎么样了?日斩那个混小子不会忘记去要报酬吧?”
“没事……斑斑,”柱帝顶着鼻青脸肿的模样激动地凑到斑爷身边,“任务完成得很好,你不用担心。”
斑斑都晕倒了还关注任务,真是一个温柔的人!
他将来会成为一个好麻麻的!

斑爷眉毛一跳,不知道为啥愣生生从那张看不清五官的猪头脸上看出了一股子猥琐荡漾的意味,想了想,还是遵从本心一巴掌把这张脸扇过去,“那你在这里干嘛?”

“回去好好抹药,辣眼睛!”

“斑~〒_〒”

“斑!”田岛粑粑看不下去了,决定强行插话。

“你知道你……”望着自家大儿砸茫然的眼睛,田岛粑粑只觉得自己的一颗慈父心都受到了煎熬——那个千手家的小兔崽子他怎么敢——“怀孕了吗?”
晚痛不如早痛!田岛粑粑还是告诉了斑爷真相。
“哈?”斑爷看看痛心的泉奈和粑粑,散发出羞愧气息的柱帝,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尼桑,是真的,不过你放心,这个孩子是宇智波的,绝对不会姓千手!”泉奈一手握住斑爷表示安抚,一手握拳表示自己熊熊燃烧的决心!

“……hashirama!”
“madara……”
“来战!!!”

宇智波族长和千手族长时隔两个月再次战成一团。此次宇智波族长异常神勇,开着巨大的须佐全程压着木龙打,大战了三天三夜,平原下陷,水位升起,斗转星移,硬生生把木叶联盟外面的丘陵地区打出了一个大峡谷,后世人称——终结谷。

11月,斑vs柱间。
12月,泉奈vs扉间,斑vs柱间。
1月,过年,休战。
2~4月,泉奈vs扉间。

就这样,在三天两头的大战中,贵族和大名渐渐放下了对木叶联盟的警惕,甚至公开打赌这个联盟什么时候解散。
而斑爷,也终于在木叶二年的5月底,夏天的风刚刚吹到火之国大陆的这一天,结束了这操蛋的怀孕生涯。

刚出生的千手燚——为了这个姓氏据说千手一族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闭着眼睛哼哼唧唧在自己胸口前蹭来蹭去找些什么的时候,日天日地的斑爷第一次懵逼了。
柱帝哈哈笑着赶紧把婴儿抱到了奶妈怀里,然后抱起自己的爱人来到最近刚挖掘出来的温泉里……细细擦拭,没有一丝邪念。
有的只是满满的心疼。

以男子之身孕育子嗣,斑真的辛苦了!

看着在自己出色的按摩技巧下睡得非常香甜的爱人,柱间深深地觉得自己去给按摩师傅交的那几十两学费没白花。

“madara,晚安。”

——————

忍者不能购买土地是私设的。
时间线有点乱,大家可以把这个当成1上一章看成2。

斑&柱间的场合

斑:……hashirama!
柱间:怎么了madara?!
斑(无意识地摸着一突一平的肚皮):孩子…好像在踢我?
柱间:真的?(赶紧轻轻趴到斑肚子上)
结果被他儿砸踢了个正着。
柱间一手摸着遭受“重击”的左脸,一手轻轻敲在斑爷肚子上:不准欺负粑粑,知道吗?敢再踢粑粑,等你出生了……哼哼╭(╯^╰)╮!
斑(其实觉得还可以忍耐):你敢欺负我儿砸?!
柱间(立马摇头):不敢不敢!
然后赶紧对斑爷肚皮施展掌仙术,轻轻按摩。
“我只是吓唬吓唬他!身为咱俩的儿砸,怎么会这点恐吓都受不了呢?”
被顺毛顺得很舒服&肚子也被摸得很舒服的斑:那是当然!
柱帝暗暗看着斑爷肚皮:计划通✔

还没有成型的千手燚:555拒绝狗粮!

ps:其实胎动的时候母体真的很痛的,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有一个小人在你肚子里拳打(bu)脚踢,从体内向体外攻击……反正我妈怀我弟的时候有时候就疼得下不了床。
所以,母亲真的很伟大!

扉间&泉奈的场合

某日工作结束后只剩下俩人收拾东西的办公室。
宇智波恐惧症犯了的扉间:收起假笑吧,蛞蝓看了都瘆的慌。
习惯性温柔笑的泉奈:…千手木头最近忙什么呢?需要我请他来给他弟弟看看么?

遂撕之。

花街潜伏时。
游女对泉奈:来啊,小弟弟,快活啊!
游女对扉间:大人,人家要给你生猴子!

泉奈:我不喜欢仰视。
扉间(正经):多喝牛奶多运动。

游女(想歪):yooooooo~

任务结束后,又撕之。

扉间沉迷实验室三天没出来后。
提着巨型便当的泉奈:千手白毛!你已经被我包围了!
刚刚结束实验的扉间:……=_=
泉奈:我宣布:从现在起,千手扉间你每晚出来一分钟,就会有一条毛领子在烈火中获得重生!
火遁·……
千手扉间一脚踹开实验室的门,把人拉进去。

真撕♂之。

编不下去了_(:_」∠)_。

评论(11)

热度(114)

  1. 心有点疼想甩脂肪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想甩脂肪的猫